分类
适合初学者和专业人士

社交媒体时代的造富神话和庞氏骗局

Instagram 之狼:社交媒体时代的造富神话和庞氏骗局

编者按:他们以《华尔街之狼》中的乔丹·贝尔福特为英雄,他们的社交媒体展现了超级富豪的生活方式——豪华的跑车和私人飞机,位于金丝雀码头的豪宅,穿着定制的Gucci牛仔夹克;哼唱最新的hip-hop歌曲。他们展现了一个迷人的造富神话——只要注册在线交易平台的账户并且支付一定金额,就可以每月获得稳定的、高额的收入。但这些自封为交易员的“Instagram之狼”到底来自何方,往何处去?本文编译自英国《卫报》原题为“Fake it till you make it: meet the wolves of Instagram”的文章。

华尔街之狼形象的滥觞,乔丹·贝尔福特,是一名流氓交易员。在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主演的传记片《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中,他被刻画成一个浮夸的、痴迷于金钱的推销员。在法庭上,他被宣判以欺诈手段将一文不值的股票卖给那些天真的投资者们。这部电影在2013年的票房表现非常突出。尽管这可能是一个警示故事,但对于成千上万出身普通人家的千禧一代来说,贝尔福特的故事描绘了一幅如何以低成本逃离平庸生活的蓝图。

2014年1月,在《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在英国首映的几个月里,一名来自伦敦南部的一个住宅区、名叫以利亚·奥伊菲索(Elijah Oyefeso)的21岁男孩,开始在社交媒体上进行广播,声称他自己是一个股票市场的天才。他的成千上万的年轻追随者也在拼命地做着同样的事情。随着Oyefeso在网络上的名气越来越大,他引起了电视制作人的注意。2016年1月,Oyefeso在第四频道的节目中出镜,展示了一个有钱的孩子如何购物——他买了昂贵的跳投给无家可归的人,并向观众展示了在网上进行股票交易是多么容易。

这是一个白手起家、坐拥无限财富的、荒谬而又奢侈的形象,而这正是Oyefeso在网上精心培育的形象。他在YouTube上的 almost comedic YouTube channel频道,有上千万的点击量,展现了他购买价值£250000的汽车,或者像他的同龄人搭乘Uber一样搭乘私人飞机。在他的Instagram上,经常看到他站在一辆蓝银色的劳斯莱斯边上,声称自己是他的交易公司DCT的创始人。DCT(Dreams Come True)代表“梦想成真”。

Oyefeso告诉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很多人和我的出身相同。他们认为如果我能做到,那么他们也能做到。”他将DCT交易公司描述为一个未来的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大通(JP Morgan)——除了作为一个金融机构巨擘,它还倾向于招募从名牌大学毕业的极少数精英。Oyefeso似乎为那些可能被排除在交易大厅的年轻人打开了一扇大门。

Oyefeso已经发出了数千份邀请函,上面写着“加入我的团队”。然而问题是,他的公司没有交易大厅,也没有办公室。DTC并不是一个正式注册的公司。它并不想网站或者社交媒体账户那样,是真实存在的。(虽然Oyefeso声称母公司Gabs Fossard Ltd是正式在注册的公司,但是它在没有公布任何收入的情况下被解散了。)

一些公司,如上述的Plus500和24Option,是合法的,但同时也有一些公司是不诚实的。2016年金融行为监管局披露,所有使用这些产品的交易中,有82%遭遇了损失(82% of all trades using some of these products are lost),每名普通交易员平均每年损失2200美元。与2008年打压市场的抵押贷款证券不同,这些产品主要不是由世界大银行提供或拥有的——它们的目标是那些寻找快速投资的新手。

去年,FCA发起了一场打击投资欺诈的行动,警方突击搜查了20个涉嫌经营二元期权欺诈的场所,但迄今为止,那些类似于Oyefeso的、似乎在为外国公司充当中间人的社交媒体影响者,已然逃脱了他们的注意范围。社交媒体已经成为营销人员意识到监管机构无法追踪其在线活动的狂野世界。对社交媒体影响者“秘密营销”的掠夺性本质的投诉一直在增加。从2010年到2016年,社交媒体用户的数量增长到超过10亿,而对英国广告标准管理局(UK Advertising Standards Authority)收到的关于社交媒体营销岗位的投诉数量的增长幅度是惊人的1556.7%。

那些从这些金融赌博产品中赚到钱的公司应该被ASA、赌博委员会和FCA管控,但是这群监管者似乎被狼群打败了。根据英国国家欺诈管理局(National Fraud Authority)估计,2017年,英国居民从二元期权中被骗取了约5900万英镑。

对于Oyefeso和他的许多朋友来说,生活方式很大程度上是一部变装剧。在他最近在YouTube上发布的视频中,Oyefeso似乎雇佣了一架私人飞机——一架停在停机坪上的私人飞机——用以宣告自己离开监狱、重返Instagram。Oyefeso以此描述他在15分钟内能赚多少钱。然而,在现实中,我能找到的唯一一家注册到Oyefeso的地址——IWANTTOTRADE Ltd .的公司,已然在2016年解散,没有获得一分钱的收入。尽管他外表光鲜,但这位尼日利亚移民的儿子,至少在纸质文件上还是住在伦敦南部的贫民区里。

据一位密友说,Oyefeso从2014年开始在这个世界上起步,当时他开始在One Two Trade(OTT)工作,在伦敦东部的一个后街办公室经营着一家投机商行,在那里,不知情的投资者可以在网上登记押注。然而OTT并不是一个受英国监管的金融机构,它是在巴拿马和马耳他注册的,从每一笔交易中收取回扣,然后试图利用昂贵的佣金和其他剥削条款,榨取投资者们其他的剩余资金。以前的工作人员声称,这是由于这些年轻人在平台上赔了本,于是试图通过吸引他们的朋友注册账户来赚取佣金、挽回损失。

浮夸奢华的Instagram也许为他赢得了不少粉丝,但他最大的制胜法宝是他的电视秀。他的一位密友说:“在Rich Kids Go Shopping这个节目后,他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以前,他只拥有一个小的黑人社区,想要赚快钱的人会去找他;但当他上了电视后,他就有了来自苏格兰的客户。

Oyefeso在塞浦路斯和爱尔兰注册了一系列合法的公司,包括24Option和AvaTrade,这些公司的年营收合计近9000万美元。(截至发稿,两家公司均未回复置评请求。)Oyefeso还将他年轻的听众介绍给Banc de Binary,他称这是一家“非常好”的公司,甚至是在它因欺诈指控而停止交易之后。

Banc de Binary于2009年在以色列成立,掌舵的是一位前以色列伞兵,Oren Shabat Laurent。在其鼎盛时期,该公司每年的收入为1亿美元,这使其成为二元期权公司的明星。该公司通过赞助诸如利物浦和南安普顿这样的足球队获得了足够的尊重,但两家俱乐部在被卷入丑闻后都放弃了该公司的赞助。

Banc de Binary面临着来自客户的数百万美元的诉讼,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在追诉它。该公司因重大监管违规行为被罚款1100万美元,比如利用位于英国和美国的空壳办公室逃避金融监管。公司于2013年被逐出美国,在此之后不久,它在以色列失去了牌照,因此被拒绝进入欧洲市场。2017年1月,该公司在被披露使用了针对其用户的软件时停止了交易。它的创始人洛朗(Laurent)自那以后就重新现身于加密货币的世界里,并获得了比那些为他兜售二元期权的人更广大的追随者。劳伦特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Oyefeso和Banc de Binary的做法如此残忍,部分原因是他们所欺骗的人的年龄。在英国,你必须18岁才能赌博或投机金融交易。但是Oyefeso公开的目标是更年轻的青少年。看来他这样做是违反了有关赌博产品的广告规定。

即使是那些在Banc de Binary和其他平台上赔钱的人,有时也会获得一种他们引以为豪的自信和认同感。年轻人很快把他们经常穿的连帽衫换成了细条纹西装三件套,尽管他们没有办公室或者类似的场合让他们穿这样的衣服。这一亚文化甚至还有“国歌”。一个曾经在Instagram上做过交易的“交易员”,在10个月前发布了一首名为“交易生活”(Trading Life)的说唱歌曲,其中包括这句歌词:“我卖股票又买回来,税务人员以为我在卖可卡因。”

Oyefeso早期的追随者之一是一个叫奥利维亚·詹姆斯(Olivia James)的23岁北伦敦女生。她将《华尔街之狼》描述为“我眼中的国王”,并在2月份的推特上写道:“我做的一切都是贝尔福特做的,并更像生活方式。”为了利用比特币的流行趋势,James现在已经成立了一家名为TRADEtoGAIN的新公司,雇佣了20岁的Armon Rabiee和24岁的Luke Arliss。这三人向许多其他被吸引来的年轻人编织了一个共同的故事,教他们如何破解加密货币,并收取高昂的费用。Arliss在学校内倍感挣扎,詹姆斯多次遭到初级职位的拒绝,Rabiee说他在过去的二元期权热潮中损失了数千元,于是他们一起计划化身加密货币大师来赚钱。